小说阅读

小说阅读中文网 > 从另一个世界开始 > 第二百四十六章,只管杀来不管埋

第二百四十六章,只管杀来不管埋

    吼!

    天上传来歇斯底里的巨吼,如同失去理智的野兽,愤怒至极。

    两根断去的指节处,乳白色的鲜血不断往大地上倾泻,如同下了一场灵雨,让大地四方,草木深长,春暖花开。

    “趁他病,要他命。”

    虚空中,传来香老‘慈祥’的声音。

    这老头说着十分坚决果断,与此同时,他的罗盘在虚空中越变越大,乾天坤地,巽风离火,震雷艮山,坎水兑泽,八个卦相,相继化成八种元素,脱离罗盘而去,于巨手四周,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八卦法阵;以乾坤为母,水火演化阴阳,风雷交并,衍生山泽,另成一片空间。

    一时间,虚空上不见天,下不见地,八种元素如同八根巨大无比的绳索,缠缚在巨大的手腕上,形成一个宛如混浊般的结扣。

    天上之人感觉到了不对,只不过他的五指被斩去水土两种大道,此时根本无法禁锢虚空,无奈之下,只好拼命的想将巨手收回。

    他原本以为这方囚笼世界,已无大道之力,一掌足可定乾坤;却未想到,这方世界的囚徒,本如蝼蚁一般的东西,却如此强大,让他吃尽了苦头。

    此时他想收手亦不可能,下方的八卦法阵,虽无大道之力,却与囚笼世界的本源相合,乾对天,坤对地,离生火,巽成风,震生雷,艮成山,坎成水,兑成泽,八种本源之力将他的手腕牢牢缠缚,无奈之下,他只好张开手掌,准备放出噬灵虫。

    噬灵虫本是天帝时期,虫道人豢养的上古凶虫,任何有灵性的东西它们皆可食之。

    天帝时,此虫曾引无穷无尽的虫灾,使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后来被卯日道君以圣灵之火,困于万灵生,方才消灭。

    他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得到虫卵,经过无数年的精心培育,方才将噬灵虫培育出来。

    只是噬灵虫危害实在太大,有伤天和,因果牵扯,他一直不敢将此虫豸现于人前。

    此时此刻,哪怕有伤天和,哪怕因果甚大,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他的手掌张开,掌心的掌纹化成了无数纵横交错的深渊,黑暗阴冷的雾霾自他掌心散发而出,笼罩天地,雾霾中闪烁着异常的血色光芒,宛如幽冥中的灯火,显得特别神秘。

    他微微犹豫了瞬间,但很快做出了决定,一脸凶狠的吼道:“噬灵!”

    而后,雾霾中的血色光芒夺目,虚空中突然多出了无数血红色的光点,光点中,密密麻麻的虫子往四方飞射。

    这些噬灵虫,大的有拇指大,小的仅只有米粒大小,模样像甲壳虫,但全身火红,如同燃烧的火焰,它们感受到了虚空中的灵性之气,竟不受八卦之力约束,张牙舞爪的往四方飞射。

    是噬灵虫。

    香老惊叫道。

    他话声刚落,无数的噬灵虫已咬在了八卦本源之力形成的绳索之上,将八卦阵中的本源之力吞噬得一干二净,而后又朝悬浮于空中的八个卦位飞去。

    “唵、嘛、呢、叭、弥、吽”

    一个稚嫩的声音在虚空响起,一张巨大的金色符箓浮现出六个金色古字,金色的光芒自古字道射而出,伴随着无数唵、嘛、呢、叭、弥、吽的古字虚影,烙印于虚空。

    佛门真言封印,可封天镇地。

    此刻,虚空静止了下来,就连无穷无尽的噬灵虫,也静止了下来,如同块无形的琥珀。

    不过仅仅几个呼吸间,虚空中响起了细微的‘咔嚓咔嚓’声;六字真言封印的虚空、宛如结冰的湖面,现出了无数裂缝;裂缝中,那些拇指大小的噬灵虫在不断的蠕动,它们在吞噬弥漫虚空中的六字真言能量。

    一切有灵性的东西,都可吞噬,这就是噬声虫的可怕之处。

    “不要管噬灵虫,先将这贼手斩了再说,这手掌中定有收服噬灵虫的宝物。”

    虚空中,小和尚稚嫩的声音吼道。

    一剑西来,仿若一个细小的光点从虚空中暴起,恍眼之间,便化成滔天剑光。

    是剑宗守剑阁那糟老的的铁剑,此刻三千铁剑化成了无穷大,夹杂着滔天的剑气,如同流星自天际飞来,不受封印阻挡,一剑横斩在巨大的手腕之处。

    锋锐的剑刃在切割,切割血肉,切割筋骨。

    啊!

    一声惨叫自天上传来,无形的音波让整个世界又生动了起来。

    有乳白色的鲜血自巨大的手腕处飞溅而起,宛如一块巨大的石头砸在平静的水面,溅起无数浪花。

    叮!

    那是铁剑与骨头碰撞的声,巨大无比的手骨,在精晶还硬,挡住了铁剑的锋芒。

    铁剑在发光,剑身上的锈迹化成了无穷无尽的剑意,如秋风般地肃杀,如冬雪般冰寒。

    剧痛之下,巨手之上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仿佛巨手的每一个毛发,每一滴血液,每一丝肌肉,每一寸筋骨,都化成了无穷无尽的力量,这些力量汇集一起,宛如排山倒海,宛如雷霆万钧,在毁灭铁剑之上的剑意,在抵挡铁剑的锋利,而后直接将巨大的铁剑震飞了出去。

    巨手的手腕在发光,肌肉在蠕动,伤口在飞速的愈合。

    与此同时,虚空中的‘咔嚓咔嚓’声越来越响,如寂静的夜里,无数春蚕在啃食桑叶。

    六字真言封印很快就欲被破开,那时,将无人可阻挡这种上古灵虫,这方世界又将陷入生灵涂炭的绝境中。

    远在太湖边的白莲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她皱着眉头,双手手印一变,虚空中的莲子散发出强大至极的大道之力,极致的寒意在虚空蔓延冰封,她焦急地叫道:“唐柏小友,还不快快动手。”

    此时的唐柏,恍恍惚惚的,精神意志松散,仿佛被人夺去了神魂一般。

    原来在噬灵虫出现的时候,他丹田的莲子突然异动,又不由自主的旋转起来。

    这突然的变化让他措不及防,措手无策。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让唐柏最无能为力的人或物,那一定是他丹田的莲子。

    又有经声在他脑海中响起,似有人在耳边轻语,让人恍惚;与此同时,在莲子的表面,又浮现出三千莲花经的经文,所有的经文都在发光,所有的经这都散发强大的大道之力。

    莲子又要不受控制了。!

    正在唐柏不知所措时,白莲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如同大道之音,让他醍醐灌顶。

    回过神来,他正好看到那巨手想缩回天上去。

    此时他哪还管得了丹田莲子的变化,双翅一展,飞身而起,迅于电光,眨眼间便到了巨手不远,口中大喝道:“给我斩!”

    七神龙渊剑无需唐柏吩咐,闪发出耀眼至极的彩光,瞬间变大变重,随着唐柏的剑式,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空气被这条细微的弧线切割成了两半,呼啸的声音如同温油快要烧开时一般,发出‘哧哧’的声音。

    这是因为唐柏的这一剑太快,是七神龙渊剑与空气摩擦的声音。

    一剑,一剑斩在巨手的手腕处。

    此处原本被铁剑斩断了一半,此时又被七神龙渊剑斩中。

    剑刃与血肉筋骨在摩擦,在切割。

    巨手手腕处的伤口越变越大,乳白色的血液仿佛瀑布一般,朝地面倾泻而下。

    巨手在剧烈的挣扎,肌肉筋骨的力量并未将七神龙渊剑振开,反而不断的朝着剑身之上汹涌而去,仿佛七神龙渊剑是一个无底的黑洞,在吞噬巨手力量。

    七神龙渊剑仿佛愣住了,因为这股巨大的吞噬之力来自于唐柏的掌心,而且,这吞噬之力不仅在吞噬巨手的力量、生机、大道,还在吞噬它身上的星光之力。

    唐柏也愣住了,他发现丹田的莲子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他的丹田仿佛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在吞噬天地间所有的力量。

    一切都那么突然,又那么自然。

    唐柏,剑,巨手,仿佛静止了下来。

    天上之人彻底慌乱了,他的手像一个泄气的皮球,不断的干瘪下去,而那股巨大的吞噬之力正沿着他的手臂在往上蔓延,速度之快,让人惊恐恐惧。

    他无法抵抗,亦无法阻止,他越是用力,那吞噬的速度越快。

    他也是个狠绝之人,瞬间就有了决定,他左手化刀,一团红光飞起,顷刻宛如一把巨大的血刀,一刀而下,便将自己右手斩去。

    他恨,他怒,但他毫无办法,

    他手中多出一枚巨大的青铜令牌,双眼阴冷朝身下的裂缝瞧了一眼,仿佛要将下方那宛如囚笼一般世界看透。

    最后,他叹了口气,无奈地将令牌裹入了不远的一个祭坛中,接着一阵轰隆隆的声响,裂缝散发出无穷白光,须臾片刻,裂缝消失得无形无踪。

    在裂缝消失的瞬间,唐柏便感觉人与剑、剑与巨手成为了一体,巨大的力量拉扯着他往地底坠落而去。

    他没想到巨手的主人会如此狠绝,让人措不及防。

    一柄铁剑飞来,迅如电光,自巨手的食指飞过,蕴含金之大道的食指便被铁剑带走了。

    而此时,噬灵虫亦六字真言的封印咬破了,在白莲的寒冰大道中挣扎着往悬于空中的金色符箓冲去,吓得还在玄武域的小和尚跳将起来,嘴里嚷嚷道:“不玩了,不玩了,每次都是小和尚吃亏。”说完,随手捏了个佛门手印,道了声‘唵、嘛、呢、叭、弥、吽’,虚空中的金色符箓便化成一道流光,自唐柏坠落的方向一闪而过,带走了巨手的无名指。

    那是五行中的木之大道。

    唐柏人在空中,见此情景,气得咬牙切齿,愤怒至极,却又无可奈何。

    轰!

    一声巨响,宛如天地碰撞,那已经干瘪的巨手与唐柏同时坠地,使得整个整个大地都震动了起来。

    唐柏被震得七荤八素,也不知过了多久,方才回过神来,发现七神龙渊剑压在自己的身上,那耀眼的剑光,似乎在炫耀它的丰功伟绩,那宛如星辰一般的重量,仿佛要将唐柏压成肉饼

    唐柏忍不住歇斯底里地吼道:“剑,你这笨剑,还那么重,要压死老子吗?”

    七渊龙渊剑发出一声剑鸣,似委屈到了极点,其上的光华瞬间散去,而后猛地一挣,挣脱了唐柏的手中,刷地一声插入了剑鞘中。

    

  /conglingyigeshijiekaishi/172285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小说阅读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