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小说阅读中文网 > 且向花间惜流年 > 203 你是令仪

203 你是令仪

    舜英一脸阴沉,但到底还是给佑溆留了几分薄面,佑溆怕舜英会再次针对巫医,说出一些难听的话来,于是拉着连翼的手道:“皇上,那不如我们也和环王一起,先去舜英的公主府闲逛一番,用了午膳再回宫,如何?”

    连翼对佑溆的话素来只会称好,便道:“那这里就有劳先生和姑娘。”

    殿内,我和兄长还是按着我们的节奏在给舜英配药,上药,或许因为今日府上有长辈在,所以在给舜英上药的时候,她竟然咬着巾帕,生生地忍着疼痛和奇痒,竟没发出一丝声响。

    “公主殿下的毅力真是惊人。”

    我一边言不由衷地夸赞着,一手抚着自己的小腹,第一次对舜英产生了不忍之心,我看着兄长,兄长给我使了一个眼色。

    是的,今日的公主府气氛有点诡异,我心神不宁,和兄长一番眼神交流之后觉得应该趁早离去才是上策。

    “公主殿下,你今日心绪起伏颇大,不适宜像往常这般用药,待这阵药性一过,我们就暂停今日的诊治。”我收拾着桌案上的瓶瓶罐罐,尽量地控制自己说话的语调。

    舜英扯了一直被她紧紧咬着的巾帕,狠狠地将巾帕摔在地上道:“可恶的东西!”

    我知她所指的应是巫医,不管如何,只要舜英对巫医产生了抗拒之心,那么她和佑溆的关系势必会进一步恶化,这就是我们想要达到的效果。

    药性一过,婢女服侍着舜英洗漱,更衣,又重新上了妆容,我和兄长见此便向她告别,对我和兄长日渐产生了好感的舜英还拉着我的手挽留我们。

    “今日是公主殿下举家团员的日子,我兄妹二人就不在此打扰了,来日方长,待公主痊愈之日,我们再举杯同饮,岂非更好?”

    舜英最近只要听到诸如此类的话便会心情大好,她笑着广袖一挥道:“好,借你们吉言,待本公主痊愈之日,我定宴请宾客,诏告天下,让天下都尽知你师兄妹二人的医术医德。”

    “多谢公主殿下!”我和兄长道了谢后,急忙退出了舜英的寝殿。

    我和兄长行走的脚步比起往日要快了几分,快至公主府大门,见地处广阔,又四下无人,兄长才道:“令仪,情况有变,那巫医怕是已经认出了你,他定是会将此事告知佑溆,就是不知道佑溆知道你还活着,并混入公主府给舜英治病,会做出什么反应。”

    因为脚步急促,我忍不住抚着自己的小腹,兄长见我紧张,忙道:“你先不要紧张,他们不会即刻做出反应的,我们还有时间。”

    我点头,出了公主府,不料,每每在此等候,负责接送我们来往文草堂和公主府的马车竟然不在此等候。

    我和兄长无声对望,兄长拉着我道:“我们自行先走,令仪,你要放松身体,不要时时想着你的肚子,不会有事的。”

    “嗯。”稳住七下八下的心,我还是紧紧地抓着了兄长的衣袖,心里想着,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巫医会出现,更想不到我在修容完全改变了自己相貌之后,他竟然能一眼将我认出。

    不过是一盏茶之后,当我和兄长快至闹市之时,两人才松了一口气,因为只要在前头几丈之远的十字街口拐个弯,便能到达钧州城最为繁华的南北街市,一路往南,便是文草堂。

    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行至拐弯处的时候,兄长一把将我拉至身后,沉声道:“令仪,小心了。”

    我和兄长站在十字街巷的中间,东西南北各有数名身着紫红官服的侍卫,手提木桶朝着我们纷涌而来。

    我和兄长瞬间明白了是怎么会事,所以,当他们齐齐朝着我和兄长泼水的时候,我急忙以衣袖掩面。

    可是对方人太多,因为都是习武之人,所以泼水的力道过急过猛,任凭我和兄长如何退让躲避掩藏,我们在睁眼之间还是让对方看到民我们真实的容貌。

    “兄长……”寒意漫延至我的全身,我和兄长紧紧地靠在一起。

    “令仪,不要怕,有我在。”兄长沉着的应对,轻声说道,“我们先小心应付,拖延时间,王爷的人有可能就在附近。”

    “果然是你,”身着紫红色官服的侍卫自行让出一条道,褐发蓝瞳的巫医,一脸魅影,正从彼端向我行来,“我应该怎么称呼你为好呢?我记得你的名字叫令仪,所以,我是直呼你的名字好,还是称你为小殿下更合理。”

    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自然就没有必要继续伪装,我拂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冷笑道:“巫医大人好记性,也好手段,称呼不重要,你开心怎么叫就怎么叫。”

    巫医行至我的跟前站定,我先是看着我,笑道:“舜英跟你比还是较之甚远,两年多前我给你抽取心头血的时候,你的眼神,让我一生难忘,可是,你不是舜英,我即便对你心有不忍,也不能背弃舜英。”

    “巫医大人不能背弃的是佑溆吧?”我冷笑着问。

    巫医一怔,又道:“她可是你的母亲——”

    “毋须巫医大人辛劳替我认亲,我是孤儿,我没有父母。”

    巫医还是一脸笑容,又道:“比起舜英,我也更喜欢你的个性。”

    说话间,他的视线在不经意间扫过一直护着我的兄长,只见他眉头微蹙,侧首思量了一番,脸上闪现一丝惊慌:“你……你是……”

    听兄长说过,他的眉眼虽然像极了连翼,但脸上其他部位及神情气质都像极了他的生母姬璃,所以,依着巫医的智商和记性,又联系我们当下的行径,他定然能推出兄长的身世。

    “哈哈,是你?你竟然还活着?你二人竟然联手而来,企图报仇,颠覆西衡固有的皇权体制?”

    “颠覆西衡固有的皇权体制,某兄妹二人倒还没有这个能耐,不过企图报仇倒是真的,当年先皇后所生下的皇长子,皇次子以及最后被打入冷宫的先皇后先后而亡,巫医大人的手上应该也沾满了他们的血吧?”

    

  /qiexianghuajianxiliunian/1722858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小说阅读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