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小说阅读中文网 > 天!夫君是个大反派 > 第一卷 第35章 前方像条死胡同

第一卷 第35章 前方像条死胡同

    但晏迟其实端坐着一动不动,连眉头都没蹙一下,只不过用森凉森凉的目光逼视着一脸莫名其妙的芳期而已。

    “覃三娘是打算食言?”每个字都像冰雹。

    “不是,信上不是只写了‘莫须有涉事者尽奉’几个字吗?这……晏郎君让我履行什么诺言?”

    “尽奉,意思是一并奉交。”晏迟几乎没有咬上牙狠狠说出这句话。

    是这意思吗?芳期对这种文绉绉又支支吾吾的话着实理解不透,她还以为是莫须有的涉事者们一齐请托晏迟“拔刀相助”的意思呢,她都不知什么是莫须有,当然更加不是涉事者,所以觉得与己无干,认为晏迟今天约她来此只是给个回音的。

    想法真是太天真了。

    “不是我想食言,我真的只是受人所托,晏郎君再容我几日,不,只需要容我一日,等我问清楚写信的人再将那些涉事者奉交,晏郎请信我绝对言出必行驷马能追!”

    “驷马能追?”这回开口的是美人。

    芳期脸一红:“口误口误,驷马难追。”

    “覃三娘记得不要食言便好。”美人深深看了芳期一眼。

    “先尝佳肴,先尝佳肴,尤其这碟……”

    还没待芳期倾情推荐她的葵籽糯香糕,晏迟就冷冷道:“覃三娘慢走不送。”

    芳期指向饭桌的手掌尴尬地凝固在半空,好半天才能脸不红气不粗的收回:这是在我家厨娘家,你们吃的还是我提供的辣椒和葵瓜子,凭什么对我下逐客令啊!算了,我气度大,而且的确有点理亏,没想着问一声祖父用什么酬报晏迟这把又冰又凶的刀就天真烂漫的赴约了,我忍这口气不跟姓晏的计较。

    刚出花榭,脑子里就是“叮咚”一响。

    系统:三娘,主线任务又下降了五个点。

    芳期怒了:这还能下降的!!!

    系统:任务是和目标美男建交,倘若晏迟不是目标美男也和目标美男关联密切,但您如今却惹得晏迟动怒,不利于完成主线任务,所以进度才会回落。

    这还真是雪上加霜。

    芳期这天一回相邸,恨不能守在大门口等祖父下值,但今日覃宰执偏偏有应酬,芳期未能成功拦截,好在是次日就该旬休,终于把祖父大人堵在了风墅里。

    “昨日孙女去见晏郎君,晏郎君说鄂将军的事他已经办到了。”芳期先道,同时小心打量的祖父的神色。

    “他的确办到了。”覃逊却不说更详细的事态。

    可怜芳期心里有如猫抓,却不得不坚忍住,她自己都能感觉到喉咙抖动了一下,发声时仍有些紧绷:“翁翁,晏郎君说……他已经完成了翁翁的请托,所以翁翁答应的事也当兑现了。”

    “我答应他什么事了?”

    “就是翁翁书信中‘尽奉’二字,晏郎君的等着翁翁交奉。”

    “你看了我的书信?”

    “不是,翁翁,儿可不敢违背翁翁嘱令。”

    “你没看,所以人家怎么说你就怎么信了?”

    芳期彻底愣住了,她已经更一步地意识到自己仿佛是被祖父给坑了,合着她劳心劳力为家门着想,结果祖父打着的一直是过河拆桥的主意?

    这不是无赖行径么!!!

    “晏郎君那日就把信摊开放在孙女跟前,孙女才顺便瞥了一眼,知道信中内容的确是翁翁一笔一划写的!”

    “是我写的,可你告诉晏迟是我写的了?”

    “孙女什么都没说!!”

    “那你在担心什么?”

    “可翁翁明明答应了……”

    “我答应什么了?我写的是涉事者尽奉,我却并不是涉事者,晏迟怎么理解是他的事,我却并不曾答应什么的。当然,信是你送的,晏迟会认为是你言而无信,有意讹诈他,可你怕什么呢?你是我覃门的闺秀,又不靠晏门养活,晏迟就算是埋怨你,那也没办法将你从覃门拎去晏门虐折,再说了,这件事情他也不敢声张,晏迟只能吃个哑巴亏。”

    芳期:???!!!

    是的,祖父说得很有道理,她可以这么的光棍管晏迟怎么看待她呢,晏迟横竖都不能成为她的衣食父母,但是!晏迟很有可能是她的主线目标任务,必须建交的人,她这么光棍别说建交了,恐怕得让晏迟恨之入骨吧!!!

    “翁翁,君子可不能这么狡猾无品!”芳期已经被气得就快爆炸了。

    “君子?我是大卫的宰执,可不是儒林的君子。”

    天啊,她家祖父竟然这样的不要脸,简直就是“丧尽天良”!!!

    “晏迟不是正当圣宠么?虽说我没说出翁翁来,但怎保证晏迟不会因我迁怒翁翁!”芳期尚在垂死挣扎,希望能让负信昧良的祖父大人哪怕产生一点点的畏惧心呢?当然不是对她,是对晏迟那把冰刀。

    “什么叫哑巴亏,你先好好琢磨琢磨吧。”覃逊懒得理孙女了:“可别怪我过河拆桥,谁让你笨呢?你小娘废尽心思想要教会你的道理,你却一点都没领会。”

    盛怒之中的芳期直接忽略了祖父最后一句话,为免自己一气之下干出火烧风墅这种更笨的事,她只能选择拂袖而去,把满腔的怒火,都倾泻在……

    系统你滚上线来!

    系统:到!亲爱的宿主。

    芳期:为什么营救鄂将军的计划还没有算作告成!

    系统:报告宿主,因为这件事虽然已经十拿九稳,可离大功告成的确还有一步之遥,不过亲您应当不需要再任何作为了,只要等到大卫当今皇帝彻底宣告,拒绝辽臣提出治罪鄂举的条件。

    芳期:我现在担心的是这个么?我担心的是主线任务没办法完成!!!

    系统:亲请谅解,小壹并没得到可以解锁如何帮助亲和目标人物建交的提示,实在是……爱莫能助。

    芳期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个行走的火药桶,随时都可能爆炸了。

    所以这个旬休日,芳期自然不会去见晏迟,她要敢把祖父那番狡辩转述给“冰刀”,她怕她就算暂时能够保住小命等小壹能量耗尽“撒手人寰”后,补位的恶劣系统会用毒鞭逼着她完成任务,结果还是难逃一死……这是多么悲惨的人生啊,没死在彭子瞻手里,横竖都活不成,甚至死得更快。

    某天,系统再次上线:亲,支线任务已经完成了。

    芳期这回一点都不觉得欢欣鼓舞,仿佛还像是领获了一张摧命符般,连系统给予她的奖励,一道据说入选后世国宴的“开水白菜”的烹饪方法,也着实没法让芳期的心情灿烂起来,因为她知道一个任务的完成代表着另一任务的展开,仿佛无穷无尽的任务仍在前方等待她,更何况她还始终绕不过主线任务这道难关。

    系统:咦,这项任务有点像达成主线任务的基础条件啊。

    芳期刚刚用思想哀嚎一声,系统就无情的宣布了任务内容:想办法让沂国公子晏迟对您改观。

    怎么改观,用冷锅串串外加一道开水白菜吗?那把冰刀看上去可不像是为了口吃的就能忍下被人“空手套白狼”愚弄一回这口恶气的模样。要想弥补和晏冰刀的关系,就必须说服祖父履行诺言,但芳期深深的以为自家祖父这只老狐狸是绝对不可能兑现承诺的,毕竟是从开始就处心积虑的想要耍无赖了!

    系统:亲,有一个好消息是这个任务期限特别长,有半年。

    芳期:呵呵,真长啊,恭喜你至少还能再活半年。

    系统:唉,亲,还有一个坏消息是程序提示我接下来您会遭遇不少磨难,我解锁了一个帮助信息,是让您去求助您的生母。

    什么叫做雪上加霜、祸不单行?芳期现在是深有体会了。

    她的磨难是什么,其实用脚趾盖都能料得个八九不离十,她阻拦了覃芳姿嫁给心上人,虽不能说毁了覃芳姿的终生,王夫人大可给覃芳姿另寻良缘,找一个更加如意的高门子弟,但覃芳姿仍会闹腾啊,这并不是说她对葛二郎多么的情深不移,死了心的非君不嫁,而是覃芳姿不能容忍别人违她意愿,这位高门千金从小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从来没有遭受过这么大的挫折,绝对会恨死了绊脚石。

    覃芳姿的绊脚石,就是王夫人的眼中钉。

    有祖父这座靠山,无非也就让王夫人稍有顾忌,不敢让自己这么个已经及笄的庶女暴毙内宅,但嫡母想要毁了庶女,大可不必行杀人害命的事,只要在婚事上动些脑筋就能毁了小庶女的终生——比如让她给一把年纪还贪念女色的公侯勋贵作姬妾。

    相邸闺秀给人做姬妾太荒唐?有损王夫人仁善贤良的名声?

    王夫人的确爱惜虚名,不过前提是没被庶女给惹急了眼,现而今她的亲女儿被庶女搞了个“肝肠寸断”,王夫人豁出名声臭不可闻也必需为亲女儿报仇血恨。再者讲,她又不是找不到借口扳回舆论,大可说这庶女的生母就是女伎,天生的贪慕虚荣,自己和公侯勋贵勾搭成奸且愿意做小妾,拦都拦不住也只好让庶女如愿了。

    贵妇们大多能够体谅姬妾庶女不好管教的无奈之处,多半人不会诽议王夫人教女无方。

    就算有少数人质疑相邸的家教,不大乐意再和相邸联姻,干王夫人何事呢?横竖她的子女,覃泽身体不好多半只能低娶,本来就无望和高门权贵联姻,覃芳姿嫁人必在芳期之前,芳期的恶名影响不了已经出嫁的嫡姐,剩余的几个女孩婚事会不会被波及,王夫人何需操心?

    祖父会阻止?

    呵呵,经过谎诈晏迟事件,芳期算是彻底清醒了,只要对家门有益的事祖父才不会管她意愿呢。

    芳期没有别的退路,她不能只依靠祖父,要想自救她还需要别的盟友。

    但是这个人怎么也不能够是她的生母啊?!

  /tianfujunshigedafanpai/172285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小说阅读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