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

小说阅读中文网 > 云启惊澜 > 第四十一章 读书?习武?

第四十一章 读书?习武?

    坐在水桶上的青衫百无聊赖的用一根草梗在地上写写画画。时不时会抬起头,透过半敞开屋门看向堂屋内的老人。

    老人大半的身子都笼罩在阴影中,靠在轮椅的椅背上仰头闭目。身上有些破旧的毛毯一直垂落在地,将老人并不康健的双腿包裹的严严实实。老人双手叠放在腹部,手里还按着那只银色的烟袋。

    云雪澜低着头在地上画着几个小人儿。小人儿两两间四拳相对,摆着各种武架招式。画了几幅后又会随手抹平,周而复始。

    “你在画拳谱吗?”一个还略带稚气的少年声音在云雪澜身边响起。

    云雪澜微微撇过头,目光从一双黑色布鞋向上移去。看见的是一个面容清瘦的少年,看其个头比自己矮了约一个头。模样看着十三四岁的少年虽然清瘦,但没有病态,一双充满神采的眼睛盯着云雪澜的“佳作”。看到作画之人抬头看着自己,少年歉意一笑,先是施了个读书人之间同辈的礼,而后开口道:“我叫蔡简,公子你是外乡人?”

    见到云雪澜微笑点头,蔡简将丁野之前坐着的水桶拉了拉。少年坐定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襟,“你是修武之人吗?”

    “算是吧。”云雪澜作答的声音很轻。倒像是在询问自己。

    “为何算是?我听说修武之人要分三个境界,你是哪个境界的武者?”

    “曾经是武者,有段时间没有修为无法修炼,现在还算是可以继续修炼。只是境界还很低,所以才说算是吧。武者的境界分的很细,你想修武?”

    清瘦少年思索着云雪澜的话,点了点头。

    “读书不好吗?为何想修武?”

    “读书是太平世道才能做的事情。修武是无论什么世道什么光景都能做的事情。”少年见身旁之人没有接话,便自顾自接着说:“可是人们都是,穷文富武,我们这里的境况你也看到了,除了读书考取功名,便是只能在田里挥一辈子的锄头了。几百年里村子早已形成了读书的风气,即使现在处境再艰难,日子再难熬,还是没有把读书丢了。”

    “你们村里的孩子长大了都去了哪里?难不成孩子读了书,长大了,娶妻生子,让他们的孩子继续读书就这样周而复始?”

    少年摇了摇头,“你那是为了读书而读书,若是都是没有用武之地何必要去读?谁会把读书看作一辈子唯一要做的事情?就算是那些研究了一辈子学问的至圣先师不也是希望为了让自己的学问被后人所知晓,才会著书立说?”少年叹了口气,继续道:“听家中长辈说,村子里比我们稍大一些的人,跟着先生读书后,到了可以考取功名的年纪,都会离开我们,或是入赘或是其他方式,换了户籍后才重新参加科考,从而入世,只是没有人再知道他们真正的祖籍是在我们这里。”

    “若是隐姓埋名还好,可若是改头换面,岂不是对不起自家祖宗?为了个功名还是为了个官家的身份?”云雪澜眉头略升阴云。

    “先生说了,读书治学不是为了某个人,更不是为了自己。”说到此处,清瘦的少年竟然站起身,理了理衣衫,倒是有几分与眼前之人探讨学问的郑重架势。

    “先生说读书分四等,若是为了考取功名名垂青史或者身穿官服受人尊敬而读书,此为最下等;若是为了光耀门楣,以状元的身份光宗耀祖或是让一家老小过上富裕日子,则算是位列第二的下等;若是为了捍卫或是弘扬某些文脉道统的学说,则算的上中上等。只不过有些人是为了写出一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言语,或是主张一些惊世骇俗观点,可能连这些人自己都是对此一知半解,却还要摆出一副鸿儒大家的样子,这也是这类人最大的弊病所在。”

    “那么第一等的读书人又是什么样子?”云雪澜颇有兴趣的问道。

    “先生说第一等的读书人,是不存任何私心的。对功名无私心,对家族兴盛无私心,对文脉学问的出处和传承更无私心。他们不能只想着君王和天家事,而是要殚精竭虑整个天下和天下人。无论是大夏还是南梁,亦或是大夏的其他藩属或者邻国,无论睦邻还是敌对,百姓是一样的百姓。无论是哪家的学问观点或是治世之道,读书人当只挑选对百姓有用的,而不是对自己有用的,”

    “可是又怎么确保,采纳和推崇的学问观点不存私心?你先是要认同学问观点,才能去评判它是否对你是否有裨益。这个筛选评判的过程难道不是徇私的过程吗?”云雪澜的兴趣越来越浓,便也郑重的站起身与眼前的清瘦少年对立。

    “我们也曾问过先生,先生当时没有作答,只是反过头来问我们,问我们选择何种学问观点的依据和标准为何。”老夫子不漏天机,小福子也卖关子。

    云雪澜一边思索一边自言自语道,“若是为了大夏,那便是要寻求有利于大夏百姓之学问,若是天下百姓不分夏梁周汉燕,便是只要不再有区别,没有区别便是没有划分,没有划分自然没有了界限,没有了界限又何来的标准?没了标准又何来的私心?”

    清瘦少年吸了吸鼻子,“先生只让我们自己想,说是什么时候我们想明白了,便就不用与他说,也不必辞行。只要家中长辈应允了,便可以和同前人一般,去到其他地方,换个身份参加科考入世或是再去更大更好的书院求学。我们之中已经有三人离去,也不知如今身在何处。你说的有道理,既然先生说了,不拘泥于学问观点的来源,那我便以你的学问作我的答案。”少年说这话时还是有些心虚的不敢看眼前的青衫之人。

    “若是家中长辈不应允呢?”

    名叫蔡简的少年闻言一愣,不仅是他,村里其他孩子也从未想过这个问题,若是家中长辈不应允他们更名改姓,求学入世又当如何。因为家中长辈也从未念及于此。

    从蔡简的表情出读出了答案,云雪澜唏嘘的重重叹息一声。

    清瘦少年似乎是误会了云雪澜的本意,他忙解释道:“先生说,村子里走出的读书人,从未出过他所说的下两等。”言罢,本以为对方会说自己吹牛而做好辩解准备的蔡简却见到对方郑重的点了点头,对自己之言深信不疑。

    “你是武者也是读书人,你觉得读书难还是习武难?”少年终究是少年,总逃不过那些自己心驰神往之事。

    “都很难,也都不难。”。云雪澜重新坐回水桶,但神色依旧郑重。“说不难,是只要坚持即可,说难是坚持也未必有结果。”见到对方严重的疑惑,云雪澜揉了揉太阳穴解释道,“你若只是为了读书和练武,不求功名和境界,那便只需要坚持做这件事即可。你若想成为你先生口中的第一类读书人,那便还需要天赋,机遇,甚至贵人相助的运气等等。你若是想成为一名武者,还要看你想要修炼到什么境界,那便除了上述条件外,更需要钱,可能你们读书人会觉得提钱很俗气,可很多武者修炼的境界瓶颈都是硬生生靠着钱财砸出的。不然岂不是到处都是可以腾云驾雾,挥挥手便可以排山倒海的大能了?”

    清瘦少年有些失望的一屁股坐在水桶上。他有些泄气的嘟囔着,“你这说了一堆,和没说有啥区别。”

    云雪澜见到少年这副模样,脑海中浮现出那位被自己赠刀“遏浪”的儿时玩伴,他当年不也是这般执着于修武,甚至不惜放弃自己绝佳的读书天赋。只是如今,如今又能怎样,少年的心里有些酸楚。

    “你是因为江湖游侠的小说画本看多了,迷恋江湖所以才想修武?”

    回应少年的确是另一位少年坚定的摇头,“我想当一个将军,像云家边军中那位叫云芝一样的将军。年纪轻轻便可震慑宵小。”少年的眼中燃烧着灼热的向往,似乎已经看到虎跳关守军营房内,一名年仅而立却一身云甲头戴鹤羽银铠的风流青年,正擦拭着那柄整个南境都闻名遐迩的紫朔“马前卒”。

    云雪澜的父辈是兄妹四人,其父云锦河是云隐山庄庄主和云王府的掌舵人;二叔云锦山则是云隐城之主。与刺史李翰仁交情颇深,却与云王府来往甚少的州丞便是排行第三的云锦川。而云雪澜的姑姑,则是四人中年纪最幼的云绣蝉。此女的性格却完全不像其外表般娇柔妩媚,而是位性格直爽脾气甚至有些火爆的巾帼豪杰。她是兄妹四人中修武天赋最佳,现今也是境界最高之人,已经半只脚跨过神游境的门槛。正因为此,她才能以女流之身,统帅云家驻扎在虎跳关的十万边军,此乃云家统辖之下军队中的七成。

    云绣蝉年逾四十,却保养的同二十七八岁一样。当世寻常男子都入不得女子的眼,她也就没有觅得有情郎。整日里与十余万糙老爷们混在一起,女子也丝毫不觉得别扭。女子自己不矫情,这些军中汉子也早已便放的更开,但却无人敢对他们的这位美人将军有丝毫的不敬,更不敢心生什么邪念。即便是众人一起饮酒,有些喝的面红耳赤,难免会说些荤段子出来,虽然不会避讳坐在首位的女子,却也无人敢在言语上吃她的豆腐。是真的不敢,女子下手是真的狠,既狠又力道精准,保准你疼的整夜睡不着,第二日却照常下床练兵,到了夜里又会莫名疼起疼。被女将军关照的人,三五日夜里疼的睡不着,已经算是云绣蝉下手轻的了。

    云绣蝉虽无婚配,但却收了两名义子,一名义女。虽然几人都改了云姓,但平日里却习惯叫云绣蝉师父。女子的理由是,这是军中,叫义母多了些家里的温情,军中需要的是铁血。但她的义女,名叫云萱的少女却说,师父之所以不让他们叫自己义母是怕被叫老了。女子性情再像男子终究是女子,有着女儿家的开心时和烦心事。

    两名义子中,年纪最长的便是云芝,军中之人已经忘记了青年的本名与来历,只有军中老人记得,云绣蝉还没有接任虎跳关守军之将时,一次远行归来时便抱回了还在襁褓中的云芝,女子没有让云隐山庄或是云隐城抚养,而是亲自带在身边,她并不在意旁人背地里的议论或是指指点点,也不管自己一个黄花大闺女带着个孩子是否会被诟病。

    有人猜测云芝是她心爱男子的遗孤,有人议论说男孩是她与负心汉的私生子。可云家之人骨子里流着将门的血,云家之人不在意,女子不理会。

    云芝也并未让女子失望,二十岁不到便做了斥候伍长,一点点凭借军功已经成了斥候的校尉。青年将军好披雪白云甲,将手中一杆来历不俗的长朔更名为马前卒。预示自己无论身居何位,都愿身先士卒。

    青年的风流与沙场上捷报频传的战绩,让其在整个大夏军武都成为名声不菲的新锐翘楚。因此,云雪澜在片刻错愕后,对蔡简的回答也不觉得惊讶。

    “或许你将来要比他更有名,他是斥候,脑袋挂在裤腰的斥候。你若真想投戎,未必要真的弃笔,不妨还是多读书,多读兵书,大夏最缺少的不是沙场冲锋不顾生死的悍将,大夏需要的是马上弯弓可定乾坤,马下挥毫指点江山的儒将。”少年看着少年陷入沉思,便也陷入沉思。

    云雪澜不曾想到,今日自己与少年的一番闲谈,一段关于学问评判的随心之言,成为名叫蔡简的少年辞行的理由。一句随口的鼓励,成就了大夏最赫赫有名的儒将谢言。

    缚籍远行,采捡时间学问。疆场点兵,当谢赠言之恩。

  /yunqilianglan/172285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小说阅读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